<acronym id="agmxn"><form id="agmxn"></form></acronym>
    1. <var id="agmxn"></var>

    2. 說紀論道 | 如何根據監察法實施條例認定“雅賄”案件犯罪數額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發布時間:2022-08-23

      如何根據監察法實施條例

      認定“雅賄”案件犯罪數額

      堅持主客觀相統一  結合案情具體分析

        近年來,國家工作人員收受古董、玉石、字畫等“雅賄”案件時有發生。“雅賄”物品具有高雅性、專業性、易損性等特點,往往存在購買價、鑒定價等不同價格,且我國法律法規并未針對“雅賄”物品的價值認定作出專門規定,實踐中各地做法不同,導致認定“雅賄”犯罪數額存在較大爭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實施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規定,監察機關可以對案件中涉及的相關財物進行鑒定,鑒定意見可以作為證實財物價值的證據。應按照《條例》等法律規定,堅持主客觀相統一原則,精準認定“雅賄”犯罪數額。

        主客觀相統一是我國刑法的一項基本原則,即犯罪的成立不僅要求行為人主觀上具有犯罪的故意或過失,客觀上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還要求主客觀的內容具有一致性;刑事責任程度的確定不僅要考慮行為的客觀危害,而且要考慮行為人的主觀罪過及其社會危害性。實踐中,存在有的行受賄雙方對“雅賄”物品的價值認知不一致,有的行受賄雙方認知與物品實際價值不一致等情形,所以不能一刀切地以鑒定價格或購買價格認定犯罪數額。結合實踐,當前對“雅賄”犯罪數額認定主要有以下三種做法。

        一是國家工作人員收受“雅賄”物品,但是在卷證據證實其對“雅賄”物品價格確不知情,因其只具有收受“雅賄”物品的概括故意,不知道具體價格,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無論行賄人以多少價格購買,均應當以鑒定價格認定犯罪數額。如,某縣委書記甲利用職務便利,為商人乙謀取利益,乙為感謝甲的關照,出資50萬元購買一幅書畫作品送給甲,但未告訴甲該畫的價格,司法機關對該畫進行真偽及價格鑒定,經鑒定價值40萬元,司法機關以鑒定價40萬元認定受賄金額。二是國家工作人員明知“雅賄”物品價格且予以收受,或者看中指定物品,要求行賄人購買指定物品的,因其具有收受具體價值財物的主觀故意,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應當以購買價認定受賄數額。如甲看中了某名畫,并明知價格為100萬元,要求乙陪同一起到商場購買,授意乙支付購買費用,乙遂出資100萬元購買該名畫并送給甲,司法機關以購買價100萬元認定受賄數額。三是“雅賄”物品為贗品或次品的特殊情況。此時受賄人可能對“雅賄”物品價值存在重大認識錯誤,以購買價或者鑒定價認定受賄數額均明顯不合理,不能準確評價受賄人的犯罪行為。我們認為,如果行賄人以真品價格購買,行受賄雙方均誤認為是真品,但受賄人不知道購買價格,應當以贗品的鑒定價格來認定受賄數額;倘若經鑒定贗品沒有價值或其價值未達到受賄罪起刑點,則不宜認定構成受賄犯罪。如果行賄人以真品價格購買,行受賄雙方誤認為是真品,且受賄人明知購買價格,應當以購買價格認定受賄數額。但因賄賂物品為贗品的客觀原因導致受賄人實際上并沒有收受相當于購買價格的財物,受賄犯罪主觀故意無法實現,故應當對贗品的實際價值認定受賄既遂,對購買價與贗品實際價值的差額認定受賄未遂。如乙為感謝甲的關照,向甲表示送給其玉石,甲表示同意。乙花費108萬元購買一塊玉石送給甲,告知購買價為108萬元,且將發票、售后服務等資料交給甲。經鑒定該玉石為次品,價值僅為2萬元。此案中,一是行賄人明確告知玉石購買價108萬元且將購物發票交給甲,甲有收受108萬元的主觀故意,并利用職務便利幫助乙承接工程,侵害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廉潔性及不可收買性,達到受賄犯罪的社會危害性,甲收受108萬元的主觀故意及謀利行為應予刑法評價。二是盡管甲有收受108萬元的主觀故意,但經鑒定該玉石真實價格僅為2萬元,由于客觀原因導致甲收受108萬元的主觀故意無法實現,屬于刑法理論中的“對象不能犯”。因此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應當認定甲受賄數額為108萬元,其中2萬元既遂,106萬元未遂。

        在認定“雅賄”案件犯罪數額時,還應注意以下幾點:一要綜合評判被調查人的主觀認識因素,避免“主觀歸罪”或者“客觀歸罪”。被調查人的主觀認識因素對案件定性處理起關鍵作用,且往往提出“認為是假的”“不知道實際價值”等辯解,辦案人員不能一概聽信,也不能不予理睬,而要結合被調查人的文化水平、興趣愛好、有無相關專業知識、收受財物與謀利事實是否匹配、收受物品后的處理方式、其他物證書證及證人證言等情況綜合判斷。二是根據《條例》規定,應及時對“雅賄”物品進行真偽及價格鑒定,鑒定時以行受賄時間為基準日,并將鑒定意見告知被調查人及相關人員,這樣既能規范辦案程序, 使扣押物品管理更加安全規范,也能使證據更加扎實,防止日后被調查人提供該物品屬于“贗品”等反證。(作者 陸志剛、閔江南)

      中文无码免费看